1. 最近考察作家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文字材料是否及如何收入个人全集的问题。2000年出

    11265

    最近考察作家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文字材料是否及如何收入个人全集的问题。2000年出版的《郭小川全集》收入此类材料25万字,沈从文、聂绀弩等人全集亦录有相关文字。此类文字显然有助于“当代文学”研究的改善和深化。但不知 如何看待此类文字收入作家全集。 ​​​​

  2. 《何其芳全集》对于此类材料是如何处理的?

  3. 但实际出版表明,难度颇多,家属意志是非常重要的一面,相关政治文件、材料是否解密也是决定性的。/ 记忆中《何其芳全集》对这类材料未作处理。《郭小川全集》《聂绀弩全集》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拙见这类材料理应收入全集,否则无法呈现作者的"全部"。

  4. 对于研究者,材料当然多多益善。但作者和作者身故后的受益人会有各自不同的考量。全集编纂其实也是一种重大的利益行为,文字权益的拥有者会充分考虑符号资本的得失。总体来讲,学术诉求还是要服从于利益诉求啊。

  5. 全集或大型文集的编纂需平衡各方利益。

  6. 《何其芳全集》对这类材料未作处理。卓如的《何其芳传》更是完全没有何其芳的内心世界的文字,全是正面的积极的光明的内容。 / 记忆中《何其芳全集》对这类材料未作处理。《郭小川全集》《聂绀弩全集》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拙见这类材料理应收入全集,否则无法呈现作者的"全部"。

  7. 全集的编纂针对的不是一般的爱好者或某些作家的特定粉丝,而是专业的研究者,相信搞研究的人都希望看到最全的全集。

  8. 搞文学的越来越多地研究历史, 小兵兄都来探讨了,估计易彬兄离历史不远了。/文学研究越来越朝历史研究方向发展啦/应该收入

  9. 《郭小川全集》编得非常好,赞一个!

  10. 《何其芳全集》对这类材料未作处理。卓如的《何其芳传》更是完全没有何其芳的内心世界的文字,全是正面的积极的光明的内容。

  11. 学术诉求不能服从于利益诉求,有时也不得不作出妥协,但决不是服从。

  12. #史料的整理、公布及出版#

  13. 他是问你该不该收陈老,没回答呢

  14. 妥协,但不是服从。

  15. 应该收入

  16. 文学研究越来越朝历史研究方向发展啦

  17. 小兵兄都来探讨了,估计易彬兄离历史不远了。

  18. 哈哈,我已回答,再答一遍:该收。

  19. 搞文学的越来越多地研究历史,你这搞历史的也来研究研究文学嘛

  20. ok

  21. 我在读作家萧军日记啊,文史本来不分家

  22. 要这么多人气是希望有人跟着瞎起哄还是希望说话时有一群死魂灵在黑暗中围观?

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