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有一次回上海,他(于会泳)突然问:‘陆在易在哪里?’就这样我被调到《磐石湾》创

    10617

    “有一次回上海,他(于会泳)突然问:‘陆在易在哪里?’就这样我被调到《磐石湾》创作组。我觉得他很重视培养年轻人。那时我啥也不懂的。于先生就教我们如何写唱腔,让我们写一段,然后过一段时间来给我们修改,讲评一番。《磐石湾》的序曲是他写的,而且是当着我们的面,当场写出来的。”(陆在易)

  2. 基本每天都有回忆看,挺好。

  3. 汗颜,今天文化部长是谁我都不知道!

  4. 没有文化的国家,要文化部长干什么?

  5. +1

  6. 我查了,不认识,搞理论的,从宣传部调过来,你懂的

  7. 仲呈祥说得有道理:文艺创作需要攻坚克难,将“难”转化为“美”。鄙人由此想到样板戏。京剧的传统程式多为表现古人所需,搞现代题材该有多难。以于会泳为代表的创作者们并不畏难,苦心孤诣,10年磨砺,留下现代京剧的艺术经典。他们是最善于将“难”化“美”的大师。应加紧培养学贯中西之创作人才。

  8. “他们是最善于将“难”化“美”的大师。”

我来说几句